【sshp】乡村爱情故事

主sshp 其他各有一点点
人物属于jk罗琳,本篇文字一切权利属于jk罗琳
精神病式文笔只是觉得这个段子写着会跟有趣然而可能重度幻灭ooc。。
乡村爱情故事段子30条来自基友安利不知原作,如有侵权删文致歉

#01#丰收的喜悦
  又是一年丰收季。又到了霍格屯大人忙着收割,孩子忙着瞎跑蹭吃的季节。破特虽然是个城里孩子,但是被下放到屯里一年两年了,也就跟屯里人混的贼熟。破特最喜欢村长的大白胡子,还有村长一见他就给的像金币一样的巧克力。但是他不喜欢那个老跟着村长的村支书。尤其是在被村支书发现自己和兄弟卫斯来用二踢脚炸他家狗的时候。

#02#村支书之位的斗争
  其实这个村支书以前还有好几个村支书。村支书什么位子,一人之下几十人之上,过年杀猪肉都能多拿几条。
  不过这个官也难当,前几个村支书上任,隔个个把月,就能被破特他们这群兔崽子搞到不想干。但这个新支书不一样。他以前是霍格希望小学的代课老师。
  破特从小不服人管。在跑个十圈八圈翻几个山头,大冬天的被扒了棉袄站操场之后,破特还是不服人管。
  破特就是看那人不顺眼。
  然后他就当上了屯里的村支书。也不晓得为什么,村长倒是怪喜欢他的。
再然后,破特和他还是不对盘。

#03#城里的老板
  破特听村长说过。
  很久之前,有个城里的房地产大老板来过霍格屯,在这蹲了好长一阵子,想撺掇村长跟他一起把村里土坯房全拆了再共建和谐小康村。村长表示当时也动了几分心的。
  然后村长把一簸箕鸡食递给破特让他去喂鸡。这事的后续到底如何,就再也没了下文。不过村里的土坯房虽然还是土土的,但还是有家的味道。

#04大学毕业生#
  破特前不久摊上一件大事。霍格屯前不久有个大学毕业生不请自来,跟村长好说歹说想做霍格屯的支教老师。村长还有点犹豫,这个毕业生就自顾自地住了下来。毕业生白白净净英俊挺拔,连本来迷恋哈利的金妮儿也换了暗恋对象。但是这个毕业生好像对妮子们的好都不太感兴趣。
  一天,破特正忙着偷吃伯伯的洋糖块,抬头就看见那个毕业生一边神神秘秘的笑,一边朝他走过来,递给了他一块比村长的糖还好看的洋糖。破特舍不得吃,揣在兜兜里藏着,却不想被罗恩掏了出来吃了。破特心疼了糖一秒钟。然后罗恩食物中毒被送进了省城医院。

#05喂鸡#
  罗恩刚把洋糖吃下去,村支书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奔过来把罗恩一巴掌打得把糖吐了出来,然后开着自家的小车带着破特把罗恩一路送到了省城。严格来说,他救了罗恩一命。于是卫斯来家婶子就派遣哈利去村支书家帮忙报恩:“人家救了罗恩的命啊。不愧是大城市里来的人,见识都海了去了。”
  村支书把栅栏打开一条缝,嫌弃地上下打量着破特瘦肉的体型,听明了破特的来意。他点点头,放破特进了园子。
  “支书,我听说你是大城市里来的?”
  村支书转身继续栽培看起来不像庄稼的植物,然后给了破特一个簸箕:“喂鸡去,破特。”

#06致富新招数#
  破特在村支书的园子里待了一久,村长告诉他村支书种的不是怪草是治病的中药。婶子家的十二寸小电视上也打了个广告,上面用来泡酒的大蘑菇跟村支书家里长的那朵一模一样。破特灵光一闪。
  第二天,村支书面无表情拎小鸡似地拎着破特和那朵泡在高粱酒里的新鲜灵芝,天还没亮就把村长从炕上叫起来。
  村长笑着摸摸破特的头。赔了村支书十几颗人参。

#07#到县城里上高中
  破特十五岁了,作为霍格屯的尖子生,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卫斯来家为此特意给放了两挂鞭炮还宰了头猪分给全村。破特爸妈从城里汇款给村长,特意让村长给破特在县城租间小公寓方便破特上学。
  县城。
  心想着这下无拘无束可以尽情通宵打游戏的破特推开了公寓的门——村支书端坐在沙发上端着口缸喝茶,见他回来了就冷冷说道:“从今天开始,十点之后回来就睡门口。别以为你爹妈不在就没人管你。”

#08隐秘的旧时恋人#
  破特有一次错过了十点的门禁,被村支书锁在了外面。
村支书隔着铁门冷冷俯视着脏兮兮的破特。
“打架了?真跟你爹一个样。”
  “也不晓得让你妈省点心。”
  破特眼睛一翻,习惯性贫了一句:“你就知道顾我妈,全屯人都知道你喜欢我妈。”
  村支书开门锁的手停下了。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好像有点儿发白。
  然后破特在门口睡了一夜。

#09#探亲
  快放学了,破特被单独叫到了学校的茶水间。破特一边回忆着自己是不是又犯了什么事一边忐忑地推开门,唯恐下一秒看见的就是班主任和村支书又坐在一块数落他的不是。但等在那里的,是破特很久没见的妈妈。她端庄地坐在那里,令简陋的茶水间都蓬荜生辉。
  “宝贝,过来。”

#10#发小。。死对头
  破特和娘亲一起回家。他十分惶恐地猜测那个小出租房有没有被拆成一堆废砖。
  自己家爹和村支书不对盘,这是破特临走前从拽哥那里听来的。拽哥他爹陆修斯和村支书以前也是发小感情深厚,后来他爹在城里开了公司飞黄腾达,村支书却不知为个什么跑到了霍格屯支教,见面渐渐少了。不过年轻时候那点破事儿,回老家过年的陆修斯对着破特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房子还在,门也全须全尾。然而气氛十足尴尬。破特爹和村支书各坐在沙发的两头,脸上手上都多多少少有点小擦伤,各自端着口缸喝闷茶。

#番外#之后之后之后的事
  波特再次烦躁地删掉了刚写一半的论文,重新开始打字。
  “真是个毛毛躁躁的小子。”村支书,啊不西弗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优雅地,喝茶看电视。
  “如果不是你不给我通过,我早就把论文交上去了好吗你个老东西。”贫嘴是破特常年的习惯,不过他永远记不住贫嘴的代价之惨重。
  还没等波特打几个字,高大的阴影就笼罩了整个电脑屏幕,自己的呼吸也几乎是立刻被那人的嘴唇所封禁,那人灵活的舌头立刻攻城略地。等西弗放开的时候,破特的脸上已经因为缺氧和别的什么原因泛起潮红。
  斯内普很有一副要把哈利就地正法的架势,波特稍微把他推开一些:"去床上,桌子上硌得慌。"

#11#分床
  破特爹妈好不容易下来看破特一次,实在是件喜大普奔的事。不过到了晚上,事情变得有点尴尬:屋里头破特破特他爹妈村支书一共四个人,然而这是间两室一厅的屋。莉莉想了想决定跟宝贝儿子一起睡,果断把客卧留给了两个老男人。
  然而年龄的增长似乎并不能说明人就一定会成长。村支书和詹姆为了谁睡客厅谁睡床在黑暗里明争暗斗了一晚上。

#12#群架未果
  破特简直不想看见家里这幅场景。尤其是莉莉还拎着菜站在自己后面等着进家门。
  詹姆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的干爹一人一边按着村支书的胳膊;破特的生物老师不知道为什么也在这里,象征性地按着村支书的脚,村支书正咬牙切齿地挣扎。
  三个男人一台戏。在破特和莉莉回来之前。

#13#团圆。。大概吧
  破特直到这天才晓得,生物老师也是爹的铁哥们儿。怪不得在学校回回犯事老爹总是第一个知道,破特腹诽。
  干爹在邻县管着自家祖传的地产,跟生物老师一样,都听说詹姆这次下来看破特,也跟来凑凑热闹,会会兄弟看看晚辈。
  没成想两人敲开门就见詹姆和那个很久没见的鼻涕精打成一团,兄弟有难不能不帮,没办法只能撸起袖子上去帮忙了。
  以上。莉莉安静地坐在独立沙发上喝茶,听着四个大男人端坐在马扎上承认错误。破特趴在茶几上写作业,以及偷笑。

#14#兄弟情深靠地板
  最后莉莉安心关灯睡觉,三兄弟躺在客厅地板上彻夜难眠。作为受害者的村支书和吃瓜群众的破特正躺在一张单人床上背对背拥抱【划掉】背对背。村支书捂着脸尽量和破特保持距离。
  波特和莉莉都睡了。醒着的所有人都叹了口气。没办法,嫂子的话,一定要听。

#15#卫生所的小护士
  詹姆夫妇呆了一久就回去了,他的其他几个兄弟也就散了。正当村支书还在庆幸着终于不用再和讨厌的青春期兔崽子挤一张床的时候,破特病了。烧到不能起来。
  村支书把破特送到了县城医院。新来了个跟罗恩长的贼像的小护士,她不知怎的从看见破特起就把脸埋在制服领子里,负责扎针的手抖得跟筛糠似的,看得破特感觉自己濒临截肢。
  村支书坐在旁边,眉头皱成一团:“你真的上过正式医学教育课程吗?小姐?”
  那边值班的同样跟罗恩长得贼像的医生一看情况不对,过来就护着小护士道:“在我们这里就医是很安全的,您不放心,不如去别家医院?”他断定村支书和破特不会走,因为县城里就这么一家医院。
  村支书一言不发,自顾自地去配药间里洗了手戴了手套,走回来用极度娴熟的外科输液技巧,在值班医生以及小护士以及破特震惊的目光下给破特稳准狠地给破特扎好针输液。破特睡着之前听见村支书闷闷地说道:“不怎么疼。你赶紧睡。”

#16#倒是非的老嫂子们
  年关将近,村支书带放假的破特回了霍格屯过年。由于破特病还没完全好,村支书就没准他下过炕。
  这天,村支书去村长家串门了。破特坐在阳光能照到的窗边坐着,却听见窗外大院里剥豆的几个老嫂子唠嗑唠得正欢。
  "哎哟你是不知道,那个村支书,到现在还惦记着破特他妈的好呢。"
  "嘁,可惜人家看不上他,倒苦了他白等那么多年哩。"
"我说,其实破特那孩子跟他妈长的贼像了,村支书该不会是对他也……"
  "啧,别瞎说,让人家听见了,倒给你闹个大红脸。"老嫂子们嬉闹着结束了是非讨论。
  破特的心也不知道怎么了,堵的慌。

#16#屯里有了网吧啦!
  罗恩的其中一个哥哥从大城市里回来了。他一身城市人的范,留着长发扎成马尾,带着他的漂亮欧洲洋媳妇回屯了,还在屯里新开了家网吧。破特病好了之后的假期几乎天天泡在那家网吧里,搞得那个洋媳妇可喜欢他了。其实破特只是想用游戏冲淡烦躁而已。
  但年轻人的忍耐力总是有限的。终于,破特在那个洋媳妇给他拿饮料的时候发话了:"那个……嫂子啊。""哎,怎么啦。"
  不得不说嫂子中文贼溜。
  "那个……我想问问……男人跟男人……能不能谈恋爱啊?"洋嫂子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一副了然于胸的笑容。她拍拍破特的脸蛋,告诉他没事的这很正常。然后顺便给了破特一堆链接。

#17#留守儿童
  将近年三十,托邓布利多照顾好炕上的破特,村支书去县城采办年货。邓布利多又托了罗恩家娘给破特送饭,罗恩偶尔去找破特玩玩。其余时间破特家只剩破特一人。莉莉心疼儿子只能跑网吧,给寄过来台笔记本电脑。
  洋嫂子的链接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破特感觉自己似乎渐渐感受到了人生的快感。
  在村支书悄悄推门而入站在他背后安静围观了全程之前。
 
#18#年夜饭
  破特没有想到村支书也精于厨艺。只是他像又臭又硬的态度实在是令人不爽。菜放满了炕上的桌子,村支书冷冷地坐在桌对面看书:"你妈怕饿着你,快吃。要看电视自己开,声音小点。"
  破特内心一喜。村支书没不准他喝酒。他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小瓶子桂花酒。这酒是马粪前几天偷偷塞给他的,说是卢伯伯特意给破特带的春节礼物。
  大过年的无酒不欢。

#19#桂花酒
  村支书前阵子他勿抓了个破特看片而且还是那种非同凡想的片,一直陷入了某种沉思。直到大年三十晚上陪着破特坐着,村支书话都很少。他没有胃口吃饭,只是坐在破特对面看书。
  村支书的厨艺不错,整个房间起初都弥漫着佳肴的诱人味道。然而春晚快要倒计时的时候,村支书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桂花酒的酒香,从对面传来。
  感觉不妙的村支书一抬头,就凑上了醉汉破特近在咫尺的脸颊。

#20#婆媳不和【误】
  年后。
  破特爹一大早就从城里搭头班车回屯,六七点的样子就把村支书的门拍的啪啪响。
  "鼻涕精你出来!你给老子开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别躲在里面不出声!你他妈有本事抢我儿子怎么没本事给老子开门啊!"
  门的另外一边。
  村支书惬意地坐在藤椅上继续用大口缸喝着茶,眼神示意对桌的破特继续赶他的功课不用管那扇快被拍散的破门。

#21#兔儿神姥爷
  破特以前发现过霍格屯后山上的一个破庙。里面住着只大兔子。那只兔子还会变形,会变得跟村长一模一样。
  第一次破特误闯进破庙的时候,这个长得像村长一样的怪姥爷拉着破特不许他走,笑容可掬地对着他说什么村支书的红线就给你系上啦要好好珍惜云云之类奇怪的话。破特一度以为这个姥爷是不是多年前屯里失踪的失常流浪汉。
  可等到后来的后来。破特睡前跟村支书把这事儿说了,村支书敲敲他的脑瓜子让他少做梦。
  对啊,我可没做梦。破特蹭蹭村支书宽厚的胸膛继续睡去。

#22#分遗产
  村长两年前查出了癌症。
  他终于在两年后的这一天,在全村老小的围绕下,微微笑着对破特说人参在后院随便挖然后闭上了眼睛。村支书的衣服袖子被破特抹得尽是鼻涕眼泪。
  两个月之后,又从城里来了个老头。那些个老婶子传说是他本来跟村长是合作伙伴,但是后来起了争执村长撂挑子不干了来霍格屯当村长,他们两个就再也没有见过。
  但当破特看着那个老头把村长的骨灰盒抱在膝盖上坐在屋前晒太阳时佝偻的身影和稀疏的白发,他感觉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23#老板娘
  破特最令萎靡不振。
  他老感觉自己考大学无望,整天跟村支书念叨着要自主创业自己打拼开个新店当老板。
  村支书听了面无表情地拎着破特去了自己在城里挂名的副业咖啡厅。
  “少瞎想。就这点你最像你那个爹。”村支书开口,总少不了对詹姆的诽谤。破特正想反驳,村支书又悄悄低头极不明显地凑到破特耳边。
  “考不上也饿不死你。当老板就算了,倒是有个老板娘给你当当。”

#24#离别的车站
  村长去世时赶来的那个老头,似乎打算要离开了。破特和村支书一起送他到回城的火车站。老头依旧抱着村支书的骨灰盒子,盒子被他用衬衫精心包裹起来。
  他前几天跟全村人郑重地征求了意见,虽然屯里人不太能听懂这个城里老头说什么但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我想把他做成宝石,永远带在我身边。”
  破特扶老头在车上坐稳,村支书帮忙把行李放上架子,两人才退下车来在车窗处和老头告别。最后火车将行,汽笛长鸣的时候,老头突然拉住破特的手,探出窗来悄悄对着破特说道:“孩子,你们还年轻。爱是一件很珍贵的东西。别像我们一样,彼此折磨伤害了半生,也没有留住彼此。”
 
#25#村花
  霍格屯里的小丫头都逐渐长大了。那个曾经绕着破特和罗恩身边的韦斯莱家小姑娘也渐渐长大了,犹如含苞待放的玫瑰,娇艳欲滴引人注目。金妮儿已经成为了霍格屯里公认的村花。
  城里兴过洋节,几丝洋节风气也吹到了屯里。情人节这几天,金妮儿给破特寄了好多贺卡。
  村支书冷冷盯着信箱里的卡片。然后直接掏出打火机打着了火扔进了信箱。

#26#计划生育人人有责
  最近计生委派了几个公务员下乡做宣传,挨家挨户敲门谈心还顺带发一本晚婚晚育少生优生的知识小册子。访到村支书院子里的时候,不仅催着村支书考虑下一代还顺带给破特上了节毫无用处的青春期教育课。
  破特笑得岔气,那些专员都走了好一阵子了,他还拿计划生育开村支书的玩笑。村支书嘴角一绷,把搪瓷口杯往桌上一放。
  “唔。。!你个老流氓!老子没力气了!”
  “不是你催命似地催我考虑下一代么。”

#27#乡精神文明检查组
  最近好像市里在搞什么创文明创卫生,影响力之大,甚至波及到了偏远的霍格屯。各家的老嫂子渐渐开始集合起来,开始跳什么社会主义舞。
  村委会要做的事情也渐渐多了起来,村支书大部分的时间都耗在了村委会里。破特总会在村支书早起走后因为没人给盖被子而冷醒。从那之后村支书回家准备睡觉,只能看见破特光溜溜的脊背。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