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纹症【上】

“喜欢上某人之后就从尾椎开始长出花纹,花纹蔓延到心脏是整个人都会化作一堆花瓣。是为花纹症。”
原梗来自QQ空间不知原作,如有侵权删文致歉。
该篇所有权利属于彼岸天工作室。
辣鸡文笔请见谅(•౪• )

  赤松子如往常一般驾鹤腾空,如往常一般熟练地布雨。这对于水神来说简直就是最最基础轻而易举的工作,赤松子喜欢在这种时候稍微神游一会儿。
  这场雨为的是滋润山间新芽,已经足足下了两日。不知祝融那家伙,是不是又被这潮湿的空气弄得头晕乏力。水能克火,每到这种接连几天的阴雨天,祝融总是能轻而易举而且地风寒甚至发烧。
  上个月祝融好像被遣去了什么极度干燥炎热水源稀缺的地方做事,回来时归墟又一直阴冷潮湿。冷热突然交替,最易风寒。赤松子正隐隐担心着,突然听见下面有人高声唤他,低头一看竟是鹿神和祝融共执一伞,祝融笑着约他下来吃酒。望着祝融微微笑着的脸,赤松子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答应。那一瞬间,赤松子感觉自己尾椎那个位置突然传来无法忽视的刺痛。

  吃完几巡酒,已是夜半三更。祝融已经睡死在了酒馆鹿神的房间里,怎么搬都纹丝不动,被鹿神勉强收留。赤松子这才放心回了自己的居所。坐在床上,赤松子回想起祝融喝醉之后睡熟了拽着自己袖子不松手的样子。
  难得这人有点傻乎乎的。
  昏红的灯光映得赤松子的耳朵也红。
  然而白日里那种怪异的刺痛也随之而来,依然是疼在尾椎,痛入骨髓无法忽略,仿佛有人正在试图用锥子在那里凿出一个深洞。赤松子背对镜子轻轻褪下裤子,反身来看镜子,想找出疼痛的原因。
  镜子里的自己一如往常,几乎病态的白皙皮肤,高挑的身材,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自己尾椎的地方开出一簇仿佛刺青一般的小瓣白花。花朵非常娇小,五个花瓣带着浅浅的白色,茎叶细长柔弱看起来仿佛迎风即倒。赤松子将手指轻轻放到刺了花纹的皮肤上,却无法感受到皮肤有任何变化,那刺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花看来素净弱小的很,别说那生性热烈的祝融了,就算是自己也不是特别喜欢。才刚瞎想了一秒,赤松子就惊恐地看到那簇花朵伴随着那熟悉的刺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自己身体四周扩散生长。
  赤松子一夜未眠。
  之后的好几日,赤松子以各种千奇百怪的理由婉拒了祝融的各种邀请,并努力地使自己不再想他。然而遗憾的是,每当赤松子凝神静气清空思绪的时候,那头火红色飞舞的长发就捣乱似地跳进脑海,熟悉的刺痛如影随形。那些花朵也跟着一簇簇地往四周蔓延。
  终于祝融拒绝接受赤松子发热怕传染的理由,强行闯进了赤松子的房门。紧张地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赤松子映入祝融眼帘。
  “真的发烧了?”“……应该是,睡一觉就没事了你回去吧。”祝融狐疑地把赤松子按在床上拉开了裹得死紧的被子,结果两人都被吓了一跳——赤松子的腰背下腹双腿,大把的白色小花在上面开放。并且它们的生长轨迹直逼心脏。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