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大人的春天】sshp

第三章
  时间总是流逝得出奇地快,不然为什么要把它和金钱与之相比呢?
  哈利·波特,因为一场大火而失去了双亲,被大法官西弗勒斯·斯内普领养并与之一起生活,已经过去了几年的时间。当初踏进法官家门的还只是一个瘦瘦小小悲伤的小男孩,现在却已经生成了一副健康而快乐的少年模样。
  “罗恩,你有没有见到西弗叔叔?”“没有啊,但他刚刚好像在书房。”“多谢!”
  法官家的小仆人一头雾水地看着哈利少爷雀跃地跑远。
  斯内普一直默默疼爱着幼小的哈利,但碍于个性而很少给他夸奖。不过懂事的哈利从不为此沮丧,反而在获得少有的夸奖时更感觉满足。斯内普在哈利的心里几乎接近一位全知全能的魔法师,哈利对西弗叔叔怀着满心的崇拜。
  这次天文学课程拿了满分,无论如何也一定要让西弗叔叔看看。哈利攥着成绩单兴奋地推开了书房的门——但斯内普并不在那里。宽大的橡木书桌上还摊开着厚重的书籍,上面批注的墨迹都还没有干透,书旁的茶杯还散发着微微的热气。一切都显示着斯内普应该并没有离开多久。斯内普的书房出奇地大,书桌侧边一排排书架依次延伸进黑暗里。哈利从来没有访问那片黑暗,但少年人难免年少轻狂,这一次他鼓起了勇气,拿着一支小蜡烛走了进去。
  哈利感觉他踏入了一个他不该踏入的新世界。一本本装帧精美华丽的画册被整整齐齐地放在书架上,镶金的书籍闪闪发光:《金瓶梅》《中国历代春宫图》《埃及王朝娈童大赏》《东瀛艺妓香艳浮世绘》……
  书名有许多对哈利来说晦涩的词汇,令哈利十分费解。于是他抽出了那本关于埃及的画册,打算深入研读。可这本画册讲的可不是什么历史书上中规中矩的埃及。画册的每一页上都绘有各色各样的埃及男子,他们的穿着都极其暴露,男性躯体的魅力尽显。而且似乎还讲着一连串的风流韵事,各样的贵族与各样的性奴交织在一起。哈利的脸上仿佛着了火,直烧到耳根,他急急忙忙地翻页想略过,却没想到画册的后面越发过分大胆——一副直接画通两页的香艳戏暴露在他眼前:一个精壮的贵族男子一手按住身下男子的双手,另一手扶住男子几乎与身体对折的腿脚,而他们交合的部位直接暴露出来。贵族男子表情狰狞形同纵欲的野兽,而他身下的男子则仿佛已经被欲望冲昏头脑无法自救,疲软地接受权贵粗暴的爱抚。
  哈利感觉一股电流从脊椎上下游走了一遭。他感觉自己的第一性征甚至有些许控制不住地兴奋起来。
  与此同时,斯内普站在书房门口,却不见哈利踪影,便轻轻敲敲房门:“哈利?”就见哈利仿佛触电一般从书架深处冲了出来,正正和斯内普撞了个满怀。
  “对、对不起!”哈利不知为何脸红得发烫,推开斯内普就头也不回地向自己房间冲去。斯内普感觉自己仿佛猜到了什么,对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轻轻笑了笑。

第四章
  是夜。哈利感觉自己的视觉变得十分迷蒙。“哈利,”他的西弗叔叔穿着暗色的长衬衣坐在他的大床上,领口大开,展现出些许成年人健壮的体魄:“过来,哈利。”西弗叔叔以一种和平时完全不同的语气呼唤他。
  然而这感觉还不赖。哈利迷迷糊糊地想道。他慢慢走过去,却不想刚到床边就被男人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力气拉到了身下。斯内普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向哈利显示了男人应有的雄风。而哈利也在斯内普一次又一次用力却极尽温柔的占有中沉沦,甚至最后也发泄出了自己的欲望。
  然后哈利睁开了眼睛,一片黑暗中他感到自己的睡裤裆部有些潮湿。那梦境还在哈利脑海里盘旋,前所未有的身体反应使他冒了一身冷汗。他轻轻拉开被窝朝里面看去,然而熄灯的半夜没有一丝光亮供他查看。没有血腥味也没有臭味,应该不是血或尿液。但这结论使哈利进一步陷入未知的恐慌。他想要下床去盥洗室看看到底怎么了,却又不敢吵醒陪自己从小睡到现在的西弗叔叔,于是就只能焦急地辗转反侧。
  斯内普的睡眠似乎从儿时起就非常之浅,总是时刻保持着警惕。所以身边的小家伙动来动去,他立刻就醒了。
  “哈利?”“没……没事西弗叔叔。”这么没底气的回答真的没问题么,斯内普腹诽道。他坐起身来用床头柜上的火柴点亮了一根蜡烛:“到底怎么了,能跟我说说吗,哈利?”哈利扭捏了半天,把刚才自己身体的变化吞吞吐吐地复述了一遍,梦境的内容自然是略过。听完之后,斯内普松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些许欣慰的笑容:“这是男子的第二性征,有了这个现象,证明你开始长大了。”他给哈利披上外套,牵着哈利的手带他到盥洗室清理干净换了衣服,顺便简洁易懂地给哈利普及了一些人体知识。
  躺回床上吹熄了蜡烛,看着怀里小小一只满怀对成长的好奇和憧憬沉沉睡去,斯内普感到自己的内心仿佛也不知为何悄悄改变。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