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纹症】

最近比较丧。。但还是把它写完了。。可能文风和上有点差异对不起大家。。
  “这——怎么回事?”祝融努力克制住自己不惊呼出声,但赤松子满身的细碎花纹实在是令人惊惧震撼。
  这花纹持续生长的原因,祝融功不可没,可赤松子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解释。他涨红了脸想推开按着自己的祝融,却被尾椎又一阵的疼痛刺激得一哆嗦,那些花纹也又向心脏方向疯长了一段。
  如果不知道原因,那这一幕堪称惊悚。祝融一手按着赤松子,另一只手用指尖轻轻划过赤松子生了花纹的皮肤,半点力都不敢用就怕弄疼他。就像微风轻轻拂过,弄得赤松子有点发痒。
  也许从皮肤痒进了心里。
  剧痛过后赤松子软倒在榻上,那些花纹又爬出了更长的一段。祝融用被褥把人一裹夺门而出。
  如升楼。
  祝融抱着昏迷的赤松子,看着桌案后面的那个人吞云吐雾顺便撸猫。“这种情况……有是有,不过很少见。还有,”那人突然笑了一下,吐了个烟圈:“祝融哥你也太迟钝了点吧。”“这种事只会发生在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时候。而松子哥一沾上你,那花纹就疯长。”
  再不明白,那就真是个木头。
  “治愈的方法很简单,只要你亲亲松子哥阵痛的地方,就会好啦。”新任灵婆送客送到大门口,一脸平和地微笑。祝融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当然。有的时候,忘记一件事情是不需要努力的。”新任灵婆揉揉怀里的猫团朝祝融挥手道别,笑得更稳了。
  赤松子醒过来的时候,房间还是自己的房间,祝融也还坐在床边。
“湫已经跟我说了,”祝融一边按住想逃跑的赤松子,一边解释:“我知道了。”
  “知道了还不给我放手——”赤松子更是急火攻心地挣扎却被祝融整个地拥进了怀里,祝融还轻轻在他耳朵边又补了一句。
  “我也是。”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