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蔡】

☞一个设想。。没好好建设
☞后半段今晚补齐丫
☞大家看着玩看着玩啊
 
  “听说蔡师兄从点香阁里消失了,虽然他之前做错过许多事情,但毕竟也是我们的师兄,但愿他没事吧,福生无量天尊。”
  一个来金陵看烟花的武当弟子如此说道。
 
  邱居新再次把冲上来的万圣阁杀手放倒,齿缝里残留的血腥被他一口啐在地上。
  “师兄,搞定啦!往这边侧门出去吧。”宋居亦从拐角处探出头来小声喊道。点香阁内传来的嬉笑声伴着靡靡乐音掩盖了这处突生的变故,反倒衬得这场面有些滑稽。
  其实蔡师兄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重啊。是他其实一直如此只是自己不了解还是他在点香阁慢慢消瘦下来的呢?邱居新不合时宜地走了会儿神。
  他把背上的蔡居诚往上掂了掂,继续往侧门那边走。没想到又从另一边冒出无数万圣阁的杀手,刀剑再次劈头盖脸地砍来。
  万圣阁别的不敢说多,不过这杀手倒是多得理直气壮。可能还自带定时刷新。
  虽说邱居新实力超群,但这波杀手的数量实在是过分,又加之他反击的同时还要顾及背上昏迷的人,很快身上就多了深深浅浅几道伤口。
  宋居亦见势不妙杀过来护住邱居新的背后,还不忘调笑道:“师兄,万一我们出不去可怎么办啊哈哈哈。”
  “师兄弟一场,除去我们,没人能救他了。”
  后来接应的郑居和也加入了战局,护着背人的邱居新一路闯出了点香阁。而宋居亦回头看看追得死紧的杀手,转身拔剑回击:“师兄你们先回去!我遛遛他们自己回来!”
  除了武当居字辈弟子及万圣阁以外,其他任何人都只觉得当夜无事。

  蔡居诚醒了。
  天花板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于是他坐起来,看到了趴在自己床脚奋笔疾书的萧居棠。
  “啊蔡师兄你醒了啊!把药喝了吧大师兄让我端过来给你的。”萧居棠发现蔡居诚已经醒了正瞪着自己,便迅速把纸笔放到身后然后递去一碗温热的药汤。
  蔡居诚没有接。他一言不发地掀开被窝下床穿鞋往门口去,却和准备推门进来的邱居新正好撞见。
  “你准备去哪。”
  “回点香阁啊我还能去哪。”
  “你哪都不许去。回去把药喝了。”
  蔡居诚不理,伸手想把堵在门口的邱居新推开,却感觉自己推上了一堵石墙。邱居新抓住他细瘦的手腕一下把他拖回床边。
  “别碰我!想看我笑话直接拿钱进点香阁就是,何必带我回来!”蔡居诚猛地抽出手去,却因为惯性而跌坐在床榻上。还想继续逞一时口舌之快,却被邱居新冷冷打断。
  “居亦师弟被万圣阁扣留生死不明。师父连夜赶去与万圣阁交涉。大师兄还跪在金顶,要替你去万圣阁以命换命,”邱居新把药汤递到蔡居诚面前:“蔡居诚,现在不是闹别扭的时候。”
  邱居新叙述的种种后续,逐渐勾出蔡居诚昨夜的回忆。蔡居诚自己抵死不愿走,结果被邱居新一记手刀打昏的回忆。    感觉这事还是自己吃瘪,蔡居诚心里一万个不爽:“谁要你们假惺惺,这事没告诉萧大掌门吧?你们还倒给他添麻烦。”
  而且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自己乖乖回万圣阁去,就能把宋居亦那个蠢货给换回来。利弊如此明了,可那些平日里聪慧无比的人却好像齐齐瞎了眼一般无动于衷。
  “我劝你放开我,我早一点回点香阁,这乱子就早一点了结,”蔡居诚努力用平心静气的语气对邱居新说道:“不然宋居亦连尸都没得收。”可邱居新置若罔闻,打定了主意连房间都不让蔡居诚出,房间内的气氛陷入了尴尬的对峙与沉默。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