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居字辈男友力】 【居字辈×少侠】

【论居字辈男友力】
【居字辈×少侠】
郑居和
  忙完一整天的事务,郑居和回到自己房间时已经接近午夜。推开房门一阵浓烈的酒香就扑面而来。
  修道之人整洁的房间被你一天之内弄得乱七八糟,几案上笔墨纸砚书本混杂在一起。而你则抱着空了的酒坛胡乱躺在郑居和的床榻上,用他的被褥把自己缠成一团。
  他捂了捂脸,轻轻把你拎小鸡似地拎起来,给你把被余酒浸透的衣裳一层层脱去。你迷迷糊糊地感觉有点冷,自动地贴紧了离自己最近的热源也就是他,不过他也不恼,笑笑然后把外袍盖在你身上,就这么和衣搂着你睡了。
“下次可莫要再如此啦。”

蔡居诚
本来想对你摆出如往常一样的臭脸让你有钱交钱没钱滚蛋,然而蹲下来对着被揍得鼻青脸肿残废的你他有点开不了口。你向他保证今天的进门钱已经给过梁妈妈,还从怀里掏出一把石头萃玉给他,还又顺手掏出一只小猫咪。你来时见有人虐待这只幼猫,见义勇为却没想到对方修为高破天际。结果就是一路爬来了点香阁。他一言不发把小猫安顿在床上,然后盘腿坐下开始替你疗伤。
“给我有点自知之明,下次别犯蠢。”

邱居新
  你一直觉得邱居新站的那个地方景色特别好,有花有水。也有美人。冷冰冰那种。
  所以你天天一得闲就跑到他那去打坐、喝茶,各种不正经。他也不怎么管你,任意你在边上胡闹。
  春困秋乏,你很快就皮得累了,四仰八叉地在落花堆里睡着。邱居新练过最后一式收回长剑,回头就看到你那极丑的睡姿,还有你那有一角已经浸在水里的衣袍。他无声地叹了口气,轻轻把你抱起来,朝卧房走去。

宋居亦
  今日又被高手暴打的你十分憋屈,独自蹲在琼台观角落里生不知谁的闷气。
  结果宋居亦突然闯入硬是把你拖出去陪他喝了一顿酒。你本来就心里有气,喝酒便喝得更凶没一会儿就醉成一摊烂泥。宋居亦也被你这反常的样子吓到,硬是拐弯抹角把你今天头都被打飞的事套了出来。你把事情说出去后心里松快了许多,趴在桌上就睡过去了。而他则小口喝着杯里的烈酒,伸出另一只手来摸了摸你扎起来但还是乱七八糟的发髻。
“作为NPC的确是是不能攻击玩家,不过喝醉了也算是一种漏洞或者借口吧?”

萧居棠
  你在萧居棠软磨硬泡卖萌攻势之下悄悄陪他去金陵给落难的蔡居诚送点钱。途中还顺便卖了无数你不知内容的话本。萧居棠满意地摇晃着钱袋里那些话本换来的铜钱,然后把这些钱还有他自己积攒的压岁钱一起悄悄塞在了点香阁蔡居诚枕头下。
  回去的路上有人叫卖糖葫芦,萧居棠终究还是个孩子,满眼都是对糖葫芦的期待。你买下一串,他大为满足。他迅速地把每颗都咬了一口,然后把最上面那颗递到你嘴边。
“给,这个比较甜。”

评论(4)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