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灭门脑洞。

☞武当灭门慎入
☞角色ooc慎入
☞堆着玩ヽ( ´¬`)ノ

听闻狗皇帝一声令下,武当全门被屠的噩耗时,蔡居诚还被圈在点香阁里陪客人。
“你说什么?”他第一次忘了梁妈妈还在外面,扯着那人的领子几乎发狂。
“萧疏寒呢?郑居和他们呢?难道那狗皇帝一个都没放过么??!”那人为了摆脱蔡居诚紧抓住自己的手,断断续续地把自己知道的武当惊变一一道来。
萧疏寒愿替武当上下独领重罚,被押入天牢之后却想不到朝廷出尔反尔,派出重兵清洗武当。
蔡居诚只觉得脑袋仿佛被重锤猛击,眼前冒着一阵阵金星。他后来都忘了自己是如何放低态度去求梁妈妈解他禁制放他回去。
那时的万圣阁阁主遁逃少阁主被掳走,将近一盘散沙。那时前情若非如此,梁妈妈可能也不会那么轻易放他走。不过他还记得一个短暂的片段。梁妈妈其实一直没动过当时没收他的剑匣,在这时便翻出来物归原主。她一只手抚过那只落了薄尘的剑匣叹息,也第一次没再露出泼辣跋扈的表情。
“一场红尘事,苦了多少人呐。”

蔡居诚日夜飞奔,也还是去迟一步。山下各处贴满了邱居新和萧居棠的通缉令,山上负责清洗的金吾卫也已经退去。
剩下的弟子遗体大多还紧紧握着长剑,他们生前真气耗尽无法聚气成剑,但还是握剑抵抗,用上千人的血换回两条命。领头三位正是闻道才郑居和宋居亦。

蔡居诚清理完武当惨状,安葬师叔师兄弟后,已经是他回到武当找到邱居新和萧居棠然后暂居武当后山的第二日清晨。
山间的云雾被吹来笼罩着整个武当,金顶在其中若隐若现。好一副神仙美景。
只不过一直居住在此的仙人,他们一瞬便成群化鹤登仙而去。

蔡居诚给受惊发热的萧居棠换了一块湿巾敷头,顺手把飞鹰传书揉作一团扔进了旁边的炉火,“罪人萧疏寒已饮御赐毒酒”的字样渐渐化成飞灰。
蔡居诚刚回来时在瀑布里面的浅滩发现了昏迷的两人,顺手就捡回了后山。邱居新伤势偏重,一整只手的经脉都将断未断,也是直到今天早些时候才清醒过来。萧居棠身上倒只是些皮肉小伤,只是突遭变故又在瀑布里泡着,捞出来立刻就开始发烧。不过武当弟子生存能力莫名强悍,又加之蔡居诚还是有点带师弟的经验,这二人的伤势也都暂时稳定了下来。
看着他背起剑匣,邱居新才开口道:“师父说不必再去。”
“可这狗皇帝出尔反尔欺人太甚!”
“以你现在的身体,也暂时出不了头。”
气氛又陷入了微妙的沉默,还有一些苦闷。
像是为了寻找话题,邱居新难得地开了口:“其实师父走之前是知道你在点香阁的。”“哦哦那看来他是根本不想救我这个逆徒咯。”“师父他好像料到了这些,前不久悄悄一个人下山找梁妈妈打点了一切。”
  萧疏寒知他性格冲动偏激易受伤害,就以道心不稳为由把他抛入红尘,让那些道听途说千人千面成为掩护他最好的伪装,又散尽千金万银嘱咐梁妈妈护着他仅剩的尊严。
萧疏寒何等高明,怎会不知蔡居诚恨他。
不过他觉得徒儿再恨也没关系。只要徒儿还能活着。

又过了许多年岁,皇帝也新人换旧人,江湖上已无故人。也经历过一场灭门之灾的武当门派重又振兴起来,门下弟子成千上百。
掌门萧居棠就站在金顶上,身边站着管理课业纳穗的嗯嗯师叔。
而弟子间传闻还有一位蔡师叔,往事丰富多彩比如曾经在点香阁干过兼职之类。
不过他一直都隐居在后山药王谷内,只有在元宵的时候才会出来,与掌门和邱师叔一起去逛逛山下的灯会。
然后逼着掌门和邱师叔和他一起吃一串糖葫芦。

评论(1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