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明】
  所有的事转给他人去了结,少侠带着方思明到处游山玩水,直到方思明旧伤复发没办法远足。
  最后少侠硬是在江南一处山头置办了房产,安定下来给方思明调养。坐在敞亮的正厅里,方思明戳戳少侠灰不溜秋瘪兮兮的钱袋问道:“什么时候,你这么有钱了?”少侠笑嘻嘻地把钱袋抢走收好,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少侠这几日也不拘着方思明,反而任他随处去走,等到傍晚少侠做完差事,再天南海北的去寻。
  这次方思明似乎跑的有点远。少侠去了无数个他们常去的地方,问了无数个来往的路人,可都寻不见。
  找到日落都不见方思明的身影,少侠急着转身差点跌倒,才发觉头上黏黏糊糊地还在流血,可能是因为没有止血的缘故脑袋还有点发昏。
  罢了罢了,先回去把酒放着吧,可别被自己摔了。少侠脚步虚浮地往回走,原本拎在手上的酒坛子也换了抱在怀里怕摔。
  哎,江南这天气时阴时晴,不知他有没有带伞,有没有多穿些。本来他就带伤虚弱,还跑那么远,也不知那些伤药他有没有按时喝。
  越走越晕的少侠没发现房内的灯光,推门放酒倒在床上一气呵成。
  然后他才感觉自己枕着的好像不是枕头。他枕着坐在床边方思明的腿上。
  方思明正拄着腮帮,就着手边的一盏灯看自己,他的指尖又戴上许久未戴的护甲。
  “今天揭红榜了是不是?”
  “……是。”
  “今天的我帮你做了。以后揭榜记得有点自知之明。”
  护甲轻轻落在少侠额头上,冰凉凉的有些舒爽。少侠和方思明独处的时候,大多都是光线昏暗的黄昏或夜晚,但也正是昏暗的光把方思明的轮廓一点一点凿在少侠心上。少侠突然就想做一件事。
  他突然翻身起来然后紧紧从后抱住方思明,头上的伤也弄得又裂开淌了一道。方思明习以为常地想把八爪鱼似的少侠扯下来给他包扎,少侠却又收紧了手臂几乎到了弄疼他的地步。
  “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啊。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方思明发现少侠有一讲实话就喜欢死抱着他把脸埋在他颈窝里的习惯。
  “……蠢。”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