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不知春】上

☞重行一刷游戏发现点香阁不得了的瞎几把写
☞一个明示下药被反灌的脑洞
☞诸位看看开心一下下半截是车晚上开

  少侠在个山头上闭关了半月,连自家门派还有爱去的点香阁都少回。不过山上日子清苦,酒肉美色通通免谈,这就使得少校对山下某位美人越发地想念起来。
  一出关,少侠就撒丫子奔向他日思夜想的金陵点香阁,想见见那个日思夜想的人。
  然后一面看着坐在茶桌后面冷漠沏茶的蔡居诚一面暗想这可真叫人摸不着头脑。

  茶很快就沏好了,蔡居诚面无表情地倒了一杯推到少侠面前,正是他“拿手”的那味不知春。茶汤色泽清亮,在少侠面前散发出阵阵诱人清香。
  少侠端起那杯茶水,轻轻嗅闻它的香味,但就是不愿把它喝下:“我不过是闭关半月而已,怎的师兄就改行泡茶了?”“关你屁事。爱喝不喝。”蔡居诚照旧面无表情,但眼神似乎跟着少侠手里的茶水左右飘忽。少侠故意把杯子搁在嘴边试探,然后悄悄识破了某人的诡计。他紧盯着蔡居诚的眼睛狡黠一笑,又开口道:“不知蔡师兄有没有尝过自己沏的‘不知春’?”
  “不想喝就倒掉,没谁稀罕你喝我的茶。还有走之前记得留茶钱。”一心二用的蔡居诚连熟练的反驳都有点不上心,然后他就看着坐在对面的人把茶一饮而尽。
  再然后少侠一把揪住蔡居诚的领子把他身子拽得前倾,一杯茶还了半杯进蔡居诚的喉咙。
“唔——你!无耻!”蔡居诚下意识地把茶水咽了下去,之后几乎想掐死面前这会儿正坏笑着的少侠。少侠则一脸计谋达成得意洋洋地半个身子趴在桌上,故意用手去勾蔡师兄的下巴:“诶诶诶,这茶是谁沏的?到底是谁无耻呀?”蔡居诚被少侠拽着起不了身,对于少侠的毛手毛脚只能形式上躲闪一番。
  在这番儿戏式的搏斗过后蔡居诚领口袖口的皮肤都开始泛起肉眼可见的红色。少侠自己也忽觉身上有些燥热难耐。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