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云梦的人很多,但有一部分人也和江南一个样子。比如掌门,比如各种弟子。
  但也不乏面貌各样男女皆有的不同门派的少侠在汤池嬉闹。
  云梦对于方思明来说也是留下深刻映象的地方,他不禁放慢了速度权当自己找人的同时顺便故地重游。
  云梦山青水秀,如果不算那些江湖恩怨的话,的确是一个适合长住修养的好地方。方思明碰巧遇到了当初那个拒绝了自己救济的姑娘,她已经和当初遭受苦难时细瘦的丫鬟样判若两人,想必受过那些师姐们的细心照料。
  方思明没有上去打招呼,他察觉到这个二丫也已经变成了一个毫无生气的人偶。他在云梦大致绕了一圈,并没有在备受欢迎的汤池多作停留。
  他还记得那个小家伙喝酒时憋屈地提起过,汤池是挺惬意好玩儿,但就他常常只能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泡,久了也没劲。方思明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一副少侠委屈巴巴地把自己将近八尺的身子缩在汤池角落的样子。于是他也下意识地对汤池有些偏见。
  汤池后面的浅滩倒是少侠常呆的地方。方思明站在浅滩那颗树下,抬头便望见了少侠说过的藏在树叉上的荷叶伞。上树对于方思明来说轻而易举,那柄略显破旧的纸伞握在他手里,仿佛沾着少侠身上特有的兰香。
  “思明兄,改日我们一道去云梦泡汤,岂不快活啊?”“思明兄,整日板着脸可是会抽筋的,不如我们笑一下?”“思明兄,我要上山闭关几日,可能就不能常来找你了,不过我很快就会出山的!”“思明兄……”
  思明兄。
  方思明脑海里终于清晰地回忆起了那个整天缠着自己的人的轮廓。但光顾方思明的似乎也不止恢复的记忆。
  方思明稍稍偏头,少侠的匕首刃锋与他的面具碰撞发出清脆而冰冷的响声。身后那人似乎不打算让步,反而把刀尖逼近了方思明的脖颈。
  “你……为什么要找他?”那人有所犹豫,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那人故意压低了嗓音但也没法掩饰其中的稚嫩。
  居然是个女子。
  “在下朋友不多,他算一个。不知阁下能否让我转过来说话?”方思明把手甲卸下扔在地上,脖子上的刀尖也同时紧张得一抖,随后就慢慢撤了下去算是默许。
  转身之后,方思明发现挟持自己的居然只是一个不到自己腰际的女童,少侠那把兵器就和她差不多高。
  “最近各地的异状,和你有没有关系?”仿佛就是在等方思明这么发问,那女童居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她用细瘦的手指擦拭着那把兵器上残留的血迹,故意用刀刃映出面前方思明的倒影:“在你看来,好像这个世界都开始崩坏了唯有你独醒,对吗?”方思明并不喜欢这个女童的说话方式,一口稚嫩的童声但说出来的全是老气横秋的词句。但她正好说中自己暗中调查的事。

  “那你有没有想过,也有可能是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疯了呢?”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