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在没有信号的山头更文真的好难 ^q^
我想。。求点评论?以防它往ooc的方向跑

  “世上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少侠的踪迹在少林藏经阁断了线索,方思明一时不知该往哪里重新找起。            
  少侠最后留下的这句话,意思似乎是出于无奈而不能与方思明见面。可这个小东西自己去哪遇到谁做了什么基本都在自己面前叨叨过一遍,听来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也没犯过什么大错。那么自由不羁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卷进了这江湖错综复杂的暗流。
  方思明这一路上都在努力地回想自己和少侠以前的过往,试图从中寻找更多的线索。可基本没什么进展。
  倒是那些玩偶一样的刺客越发地多起来。而且方思明发现那个上次突然出现又离奇消失的少女其实也隔着一段距离尾随着,偶尔还替他清扫几个刺客。这个姑娘虽然行事古怪,但就上次看来,她和少侠的失踪绝对有关。方思明嘴角微微翘起,转身拐进了少林内院的岔路。
  小小女侠顶着烈日跟踪了大半天,却不巧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那个本来就身着便衣兜帽遮头难以追踪的目标就被她跟丢了。
  “该死,他刚刚是不是拐进这个……不应该是那个胡同了。”她咬着牙跟着拐进了胡同,却只看得到那边尽头的人瞬间又拐进别的岔道。注意力都放在跟踪上的她果然没能发现身后紧紧跟随的人,只觉得后领一紧然后就被方思明拎小鸡似地拎了起来。
 
  “你想知道点什么?”
  她终于在少林外的凉亭里落地并顺势盘腿坐下,看着对面人轻轻把兜帽取下,露出里面略微凌乱的白发。
  方思明发心说话原来是那个样子,不同于往常的癫狂和神秘,更多的是急切和真诚。刚才她都不敢直视方思明偶然透露本真的眼睛。她不敢想象这样的人怎么能去承受那些跌宕过头的经历,又有谁下得了手去让他接受残忍的结局。
  “我也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但他的留言里说,在最初时候他在你面前曾提到过。”她注册的时候并不喜欢方思明,所以她很少注意方思明的正脸。但现在她直视着方思明眼睛的时候才发现那双金眼瞳也会说话,也才理解了少侠还在的时候为什么日日夜夜想思明。
  方思明拄着头坐在她身边,微皱着眉头开始回想。
  最初之时……方思明记得很多很多关于最初的事情。比如幼年遭人抛弃,比如义父病态的管教,再比如出师后为达目的杀过的人,还有那些与各色男女间的夜夜旖旎。但这些东西现在回想起来都像是隔着一层迷雾,看不真切,反而像是一场梦境。他遇到少侠开始的记忆稍微清晰一些,但也只是相对而言。
  “嗨呀……那你再想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和少侠的事你记得特别特别清晰啊?”
  金色的眼瞳忽然惊讶般地瞪大了一圈。
  有的。
  在三月。
  那个时候啊。
  他记得那时少侠躺在他旁边嚼着根草,还跟他说他其实最佩服那些过去的华山侠客了。
  纵死犹闻侠骨香。
  然后少侠站起来拍拍身上粘上的花瓣,突然就踮起脚尖来轻轻在他嘴唇上吻了一吻。
  这个吻停留的时间很长,但毫不逾越。
  他们只是嘴唇贴着嘴唇,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温度。仅此而已。
  方思明那时只觉得少侠的嘴唇真烫啊。从那一刻开始,他之后的记忆变得清晰起来。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