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无心柳

4
  林霰刚到点香阁门口,就见梁妈妈正半哄半推地把一个还在朝楼上骂骂咧咧系裤带的男人送出去。
  “妈的,都特么进了窑子了还不给嫖,以为自己多金贵啊……”男人胡子拉碴一副流氓样,嚷嚷出来的句子一句比一句下作,音量几乎都要盖过梁妈妈好言相劝的声音。
  周围人心里都有数,准是那个刚进点香阁不久的小道长,客人给足了金银还不肯就范,只怕是又被人教训了一顿吧。次数一多大家也就习惯了,也就没人再敢站出来叫这跋扈的客人闭嘴。
  本来风波几乎要平息下来,客人几乎要被梁妈妈劝得踏出点香阁,可突然一堆花瓶酒壶酒杯从楼上噼里啪啦地落下来,直追着这男人的脑袋下去。梁妈妈反应快,把男人拽到了一边,但这男人还是被蔡居诚突如其来的爆发吓了一大跳。
  这人立马又火气上头,又摔了一沓银票要梁妈妈把蔡居诚绑起来给自己好好调教一顿。
  蔡居诚则在楼上被一群侍卫按住,林霰远看都能看见他直瞪着楼下发红充血的眼睛。
  空气里仿佛充斥着一股火药味,一点就炸。
  林霰叹了口气,走到梁妈妈面前,从怀里摸出几枚金锭:“梁妈妈,不知这些,可够赔偿这位公子了?”“喔……和这位公子是花销相比的话……还差一点。”
  林霰的笑容凝固了一秒,马上又掏了几个出来,梁妈妈忙喜笑颜开地接过去,说着“足够了”“多谢侠士圆场”的话上楼去了。
  那个流氓被晾在一边许久感觉十分不爽,林霰就正好作了出头鸟。他撸起袖子走过来想给林霰尝尝拳头的滋味,却被一脚踹出了点香阁门外。
  这个流氓摔在了泥泞里挣扎着要爬起来,一道黑色的剑气已经逼在了他的眼前,林霰也背着手走出来站在对面。
  “你要真想睡蔡居诚,和我打过再说。”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