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无心柳

5
  林霰捏着血流不止的右手手腕,跟着笑盈盈的梁妈妈一路去到点香阁内蔡居诚的房里。
  实在是大意了,没想到那个流氓站都站不起来,居然还有本事往他要害上投出几枚暗器。林霰下意识地抬手挡住,暗器扎穿了手腕才堪堪停住。
  不过和房里的蔡居诚相比,林霰其实也并不算是最惨的了。
  蔡居诚被点香阁的侍卫用一种惯用的令人想入非非的手法捆起来扔在了床上。
  他们似乎是忌惮刚才蔡居诚疯子一样的挣扎,所以用了两指粗细的麻绳把他紧紧捆住。即使他静止不动,绳子也陷进了他的皮肤,勒得生疼。
  蔡居诚的颧骨又添了新伤,额头上的擦伤还在流血,顺着往下流进了眼睛。他嘴上也被人勒上一条布条,大概是为了防止他破口大骂。
  林霰进门的时候他已经挣掉了大半的力气,头发散乱地靠在趴在床上,可看林霰朝这边走过来,他又开始恼怒地挣扎,手腕脚腕上甚至开始渗出血丝来。
  梁妈妈从林霰身后冒出来,刚想打着算盘算算蔡居诚这次又摔出多少债,却没想到林霰转过身来又塞了几根金条在她手里,哄着骗着把她推出了门外。
  林霰从里面把门拴上,又折回了蔡居诚床前。他迅速地把那些绳子解开,顺便捞过蔡居诚的一只手想看看伤得重不重。
  结果刚从束缚里解脱的蔡居诚反手就给了林霰一个耳光。蔡居诚用了十分力气,林霰觉得自己都被抽得有点耳鸣。
  “滚开!我不需要你们假好心!”蔡居诚努力退到了床铺里侧,像只受伤之后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信任,随时都会发动攻击的猫。
  林霰之前受邱居新之托常来看蔡居诚,也没少听他骂骂咧咧拒人于千里之外。
  但蔡居诚在林霰每一次来的时候肯定也是卸了心防的,不然他那些和自己抢着吃炸鸡螺蛳粉半夜偷偷翻出去喂猫的种种举动,难道都是假的吗。
  可是现在挨了这一耳刮子,林霰难免心凉。
  “你觉得我也是那样的人吗,师兄。”
  “闭嘴!不要叫我师兄!”
  “你觉得我也是那样的人吗。蔡居诚。”林霰换了叫法,努力克制着委屈再问。
  “我是如何落到如此下场,怕是全天下都知道吧?”蔡居诚怒极反笑,拄着床铺的手慢慢地攥了起来:“事到如今,我还敢相信什么?”

  林霰下意识地伸出伤手,想去给这受惊的大猫顺一顺毛。“滚开!别碰我!”蔡居诚又一把捏在他手腕对穿的伤口上。

  林霰直接一阵眩晕翻倒在蔡居诚身上。之后的事情似乎都因为伤口的剧痛而模糊了,林霰只模糊感觉到蔡居诚还算有点良心,最后还是把自己拖上床放平了包扎急救。他迷糊中插了句嘴,但立刻就被蔡居诚喝止。
  “蔡居诚……你轻点,我可怕疼……”
  “闭嘴吧蠢货。”

@王道长今天也想开车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