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无心柳

6
  林霰在点香阁蔡居诚的床上睡了两晚。伤口开始发炎导致他的体温在深夜里开始暴涨,甚至于和他挤在一起凑合睡的蔡居诚都被他烫醒。
  蔡居诚烦躁地挠着头起来点上灯,又再重新给林霰的伤口换了药。昏睡的林霰皱着眉头但没有把手抽走,乖乖等着蔡居诚给上药。
  上次那只误闯这里的瘸猫,也就是和现在的林霰一样乖乖地伸着爪子等着他给包。蔡居诚看着林霰紧皱着的眉头,突然有几分后悔自己白日里冲动之下对他的抗拒以及那一通喝骂。
  他留下一支蜡烛燃着,然后在林霰身边侧躺下来。蔡居诚拄着头近距离观察着林霰的睡颜,蜡烛的暖光把他的轮廓打磨得模糊又柔和。就是眉头还是皱得死紧。
  啧。蔡居诚在心里默默嫌弃了一下,但还是伸出了食指,轻轻把林霰皱起的眉头揉平。

  蔡居诚和很多人彻夜长谈过,但能做到在他面前放下一切戒备安心或者说神经大条地入睡的也就林霰这么一个。
  毕竟蔡居诚第一眼看上去是个凶狠傲慢而不择手段的狠角色。多数人就算是倾慕他的美色却也会优先考虑自己的人身安全,在和蔡居诚交际时仍留有防备。
  这样一来,就是把真心吹上天也显得特别假。

  蔡居诚在武当第一次见林霰时,只记得他对任何人都笑得一团和气什么事都力求和平解决,感觉这人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墙头草和事佬。那时的蔡居诚打心眼里看不起林霰,也不愿与他多说话。之后变故徒生蔡居诚被逐出师门,他们就没再见面。
  后来在点香阁又见林霰,还被迫和这傻子零零碎碎相处了好长一段时间,蔡居诚才发现自己好像错了。
  隐藏在好好先生壳子下面的真实林霰,其实是个爱逗乐的暴力变态。他爱逗蔡居诚乐一乐,也爱往死里揍那些找茬的垃圾。
  林霰唯一一次前科,就是因为暴打了一个调戏蔡居诚的江湖人。下手过重那人几乎半死群众不忍围观于是他被应天府带走了。关键是林霰被带走的时候还一脸意犹未尽的兴奋,押他的捕快都有些毛骨悚然。
  可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变态,会一闲就带着一包沉甸甸的钱袋来这烟花场看他,收拾完上一个客人之后转头就跟他抢他碗里的螺蛳粉或者他手上的炸鸡。偶尔还会带点小鱼干猫薄荷来,半夜和他还有头上身上一堆主子在房顶上看月亮吹风讲冷笑话。
  在这里受伤倒是第一次。
  蔡居诚晃晃想得太多的脑袋,躺下想继续睡。他刚闭上眼睛,林霰那边传来一声模糊的呓语漏进耳朵。
  “邱…居新……”
  蔡居诚睡意全无。

@王道长今天也想开车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