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无心柳

10
  林霰的脸和蔡居诚的脸距离不到一寸,是只要有人动一动就马上会挨在一起的那种距离。
  蔡居诚第一反应是抬脚准确地踹上林霰的肚子,把人直接踹离了床沿翻倒在地板上。
  然后他从床铺上坐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咸鱼一样躺在地板上的林霰。
  刚刚好像用力太猛了些,不知这人手上的伤崩开了没有。蔡居诚暗自思索着斜眼观察林霰的手腕,可那处戴着护腕手套严严实实,也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蔡居诚发现自己又开始想些多余的东西,于是他甩甩头,紧盯林霰提防着这人再度靠近同时说道:“滚吧。我不稀罕邱居新的钱。也不稀罕归给邱居新的东西。”
  林霰这次难得没有尖牙利嘴地顶回来,只是笑着一骨碌爬起来捏捏手臂上的伤,然后同样盯着蔡居诚的眼睛像确认猎物一样眯了起来。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之前那些被他打残的人全部都见识过这副笑面虎的模样。
  蔡居诚正对着这张笑脸,脊背也开始有些发凉。该死,要不是自己被软筋散所控制剑匣也不在身边,否则应该也能与之一搏。蔡居诚心里正骂着,林霰却开始往这边走过来。
  蔡居诚本能地往靠墙的床内缩去,直到被林霰用双手困在一个床和墙面的夹角里。林霰虽然没有动粗,但也似乎不满足于此,他的双手向下移到蔡居诚腰际继续收紧,好像是想死死地把蔡居诚锁在怀里。
蔡居诚当然也不愿束手就擒,下意识地就又给了林霰一个耳光,握紧的拳头密集地锤在在林霰头上肩上。每一下蔡居诚都用了拼命的力气,他开始莫名地害怕,怕林霰最终抱紧自己的那一刻他又会后悔当初自己决定跳进这个堕落的深渊。
  在林霰看来他就像是一条在干涸的水洼里因恐惧绝望而垂死挣扎的鱼。
  几番搏斗下来,林霰的眼角肿了起来,嘴角也被拳头和自己的牙齿磕破,和最初见过的蔡居诚那副惨样倒有几分相似。但林霰始终没有放手,反而把手箍得更紧,还一边忍着蔡居诚的拳脚一边用自己肿起来的脸颊轻轻蹭蹭在蔡居诚的耳际。就像某种想要示好的大型犬科动物。
  然后蔡居诚渐渐安静下来,双手无力地垂在两侧。他感觉到林霰的伤已经裂开,血从护腕手套的缝隙里渗出来濡湿了蔡居诚的腰背。林霰把自己的脸埋在蔡居诚的肩窝里,蔡居诚就在林霰怀里一动不动。两个人就保持着这样的动作跪坐在床上,用沉默掩饰各自的不知所措。
  “蔡居诚,别把我拒之门外。求你。”蔡居诚看不见林霰的脸,只能听见他轻声的哀求。
  这他妈是我该说的话好吗。
  蔡居诚冷静下来腹诽道,但还是缓慢地抬手象征性地拍拍林霰的背。以为他消气了的林霰抬起头来凑上了他的嘴唇,然后又被蔡居诚拽着后脑勺的头发给拉开。
  蔡居诚盯着林霰的眼睛,看不出真假。他还是有些将信将疑:“你就不怕掌门发现你和龌龊之人交好,一气之下把你逐出师门?”
  “无情无为道,不修也罢。”
  林霰表面看是个正经道长,想不到说话其实也跟他本性一样狂。
  为防蔡居诚提出更多问题,林霰直接凑上去封住了他的嘴。这个吻细致绵长,还有林霰嘴角的一丝腥甜。
  “我这次是来接你出去。还有就是……我心悦你。”

@性感道长在线撒刀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