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明】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千万不要湿着头发就直接睡觉

  方思明病了。
  从一早回万圣阁交接任务时,他就已经感觉到自己开始头疼发热体力不支。前夜没等他头发干透就被少侠搂着睡了,准是在那时着了凉。
  不过方思明也没太放在心上。除非是伤病得不省人事那种例外情况,其他小伤小病他都能自己解决。
  不得不说朱先生为了让他成为一颗万能的棋子,算是花费了不少心血。诗书礼仪之外,也还是学过一点医术的。
  过去若是受了外伤,方思明便自己去寻止血药草敷上包扎;若是长久的病症,就凭着经验判断,自己去抓药熬来喝。
  方思明还记得有一晚回万圣阁自己的房间喝药,沾有血气的斗篷随手扔在一边,热过的药汤因为他急事出门又凉了下来。懒得再叫人去热,他一口气灌下那碗药汤,然后被苦得嘴巴都张不开。
  当时他手边房里又根本翻不出什么甜东西,于是那晚直到他独自躺在床上嘴里只剩那药的凉和苦。
  不过从没有人能有幸知道这些事,方思明也只把这些当作愚蠢的花絮,自己都差点忘得一干二净。
  回到江南宅邸时,方思明感觉自己病得越发严重了,脚底就像是踩着棉花,放眼望去天旋地转。他跌跌撞撞地走进卧房,扑倒在昏沉的脑袋无比向往的那张柔软的床榻上,就这么昏昏沉沉地和衣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方思明感觉到外衣都已经被脱去,被子严严实实地盖在自己身上连脖子都几乎被全部盖住。额头上还有一条刚换过的冰凉的手巾。
  已经入夜了,窗外的凉风和蛐蛐的叫声都和方思明当年被苦得说不出话来那晚一模一样。
  不过这次多了个人。那个人现在正背对床守着一口小药炉。
  正巧他醒来之后不久那药似乎也已经好了,少侠正拿碗盛药准备端过来。
  少侠端着药,单手扶方思明起来半靠着床头。少侠还想端起碗来想喂,方思明却很不合作地自己把碗接了过去一口口喝完。
  “不苦吗方兄?”少侠看着方思明面无表情地把药喝进嘴里,苦着脸问道。方思明摇头,咽下那口药然后回答说已经习惯了。
  少侠搂着方思明肩膀的手下意识地收紧,然后他转过头去含了点什么。方思明喝完最后一口药正苦得紧,也没怎么注意身边这人在干什么。
  于是他就毫无防备地被少侠扳着脸亲了上去。
  考虑到自己嘴里还有苦味,方思明几次想推开少侠但都未果;少侠反而像是在刻意寻那苦味似地把舌头伸了进来,探遍了方思明口腔里有那苦味的每一处地方。
  最后少侠再一次加深了这个吻,还顺便送进一颗冰糖。
  嘴里都苦味就这么被消磨减半,更多的变成了那颗冰糖的清甜。
  放开方思明后,少侠还是故作一副流氓样,在他下巴上摸了一把说要收碗去涮嘱咐他好好瘫着就行。但少侠转身出去时,他留意到少侠两只耳朵其实早就红得冒烟。
  方思明轻笑起来,突然感到由衷的放松和愉悦。

  同甘共苦……唯此而已。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