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明】人鱼paro 海的鹅子√续

墨者写作真好用^q^【大半夜锁死自己

 珍珠

    林刚被鱼尾隐藏起来,那个蝎形女就打开舱门走了进来。

  水下听到的声音总是模模糊糊,仿佛做梦一样。林识别出那个女人的声音,还听见她称呼这条人鱼“少爷”。

  “刚才有没有听见外面有什么动静啊,少爷?”最后的称呼听上去稍微有那么一点嘲讽的意味,林感觉到卷住自己的鱼尾微不可查地抽搐了一下。

  “没有,”人鱼放松下来伏在水池边:“你自己跟丢了东西,来我这是想我替你求情吗?”

  对话很短,但话里的火药味几乎能穿过水体直达林不能呼吸的鼻腔。

  蝎形女怀疑地盯着人鱼瞧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身去离开了舱室,继续去其他地方寻找她的猎物。林得以浮出水面,他一边大口呼吸着久违的空气,一边扭头去看身边那条人鱼。

  人鱼正靠在旁边,一只手拄着腮帮观察着林,一副饶有兴味的样子。林读过的故事书里,多数人鱼都被描述成蓝发碧眼,再要不然发色就是火红或者金黄。

  但这条人鱼的相貌十分特别,他不符合书里对人鱼的任何一种描述,他有着长及腰臀纯白的头发,还有一双金子一样熠熠生辉的眼睛。但那些童话还是说对了一点,人鱼多数都拥有着俊美的容貌。

  通过他光裸的上半身林分辨出他的性别,但也差点就被那优美的肉体曲线吸引走了全部注意力。

  从腰臀往下就是他看上去修长而有力的鱼尾。鱼尾上的鳞片凑近看几乎接近透明,但在舱室灯光下又反射着很浅的金色,很容易让人联想回他的眼睛。

  这条尾巴现在正悠闲地搅弄着水,趁林不备突然拍起水花来溅了林一头一脸。和水花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是谁?”

  林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自我介绍就把人家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红着脸重新介绍完自己平凡的来历,林迫不及待地想听人鱼介绍自己。人鱼把自己肩头上的湿发拨到背后,说了自己的名字。

  但他并没有顺应林的好奇心继续下去,反而捂住了林的嘴,又把林湿答答地捞起来塞进了池边大床的床底下,最后交待了一句千万不要发出声音。

  整个舱室安静了下来,只有单调的水声还有人鱼脖子上的锁链相互碰撞的脆响。

  没过多久,舱门就又被推开了。

  这次进来的是马戏班主和一个衣着华贵的当地富商。马戏班主聊了几句就退出了舱室,只剩下那个富商和人鱼,还有床底下的林共处一室。

  舱室的温度逐渐升了上去,还伴随着某种旖旎的气息。

  那个富商从进门开始就总在说些自以为有趣的下流话,而那条人鱼则始终一言不发,甚至连一声喘息都没有过。

  林的脑子转得很快,但他也是第一次如此痛恨敏锐的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旁听了多久的风流事,但从床上滚落下来的水滴形珍珠已经大大小小被他捡了一捧。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