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
【源稚生源稚女】
☞好久以前的瞎几把写注意
☞随便看看娱乐一下

一天结束了,在人们都赶着回家的时候,我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菜谱只有这些,只要是我会做的,即使是菜单上没有的菜也可以点,这是我的经营方针。
营业时间是从深夜12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被大家称为"深夜食堂"。
你问有没有客人会来?客人还挺多呢。

去年的这个时候,有一对兄弟常来。之后东京还发生了一次气象局无法预测的洪灾,所以关于他们的事使人特别容易记得。
  他们从未一同来过,但每次哥哥离开后弟弟就接踵而来。哥哥面相清秀但也不失威严,看起来像是高校里的年轻教师,每次来身后都跟着三两个嘻嘻哈哈的跟班;而那个弟弟则是清秀单薄中还带着一点点模糊了性别的妩媚,每次都着传统服饰独自前来。
  我起初也觉得他们只是眉眼相似罢了。
  直到后来有一次那个微醺的弟弟笑眯眯地告诉了在座的诸位“刚才离开的其实是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哦”,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大为惊讶。因为他们除了外表看起来相似以外,其他的地方几乎完全不同。
  因为一些不可控的原因,他们分道扬镳,再也不能见面。但弟弟每次来我这里时,无论点的是什么料理,都会暗自说一句:“味道真好啊,能和哥哥一起吃就好了。”而且总会下意识地提起许多他和哥哥小时候的往事。什么哥哥其实挺爱喝可乐啦,哥哥做的梅干便当其实很好吃啦,哥哥有些时候比较严格但是其实一直很宠弟弟啦之类。话到尽头他总会满怀期望地问我:“请问,这次我的哥哥来,有没有提起我呀?”
  弟弟那张满怀期待的脸孔,让人不忍心让他失望。可每次的答案肯定都令人失望。
  那个哥哥每次来都只是静静喝酒,关于孪生兄弟的事,从未提起过。
  但下一次来,那个弟弟还是会在微醺脸红红地问:“请问,我的哥哥有没有提起我呀?”
  再后来,东京的天气开始逐渐变得不可控起来,这一段时间里连来我这的人都开始减少。那对兄弟也再也没有来过。
  那个弟弟最后一次来,是在整个东京被海水倒灌的那天晚上。
  怀着虽然小店没什么值钱物但防汛的工作还是姑且弄一弄的心,我站在淹到膝盖的积水里忙碌着。为防止触电我把电闸也拉下来了,而是暂时使用手电照明。
  不过每道闪电劈下来时,也亮得如同白昼。在这种意外的时间点居然还有人轻轻敲门。我艰难地把半截泡在水里的拉门拉开,就看见他站在门前。如果不是在这糟糕的环境里,我甚至以为他至此又是来此小酌一杯。
  其实我也只是从相貌上辨出他来的。他的头发此时已经变成了白色且非常之长,上面还粘了几点血腥,他手上还提着一柄颜色独特无鞘的刀。
  他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失神,但在我替他开门时又马上恢复了微笑。
  “请问,能帮我带一句话给哥哥吗?”
  “下次他来,请转告他。‘哥哥,我爱你。’”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这里。

但过去了很久很久,无论他们其中的谁,都再也没有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