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


   蝙蝠岛当真是个暗无天日之地。
  大概是为了照顾岛主自己的心理平衡,他总喜欢让手下人也尝尝自己目盲的滋味。
  当人的感觉其一完全失灵之后,其余几种感觉就将变得异常灵敏。
  方思明甚至能听到地上淅沥的雨声,也能感觉到一旁燃烧的炭火。他腰间那个烫伤托丁枫的福始终没法完全结痂,每次用刑过后还会重新裂开。鲜血在皮肤上淌过留下一道痕迹,还残留着一种令人厌恶的热度。
  从把方思明带上蝙蝠岛之后原随云就没有再出现过,而是丁枫接下了拷问的任务。接下来就是日复一日的拷问,日复一日地被丁枫拿来发泄一无所获的怒火。
  这次他的额头上又被烫上一朵海棠,血顺着长发一股地留下去,然后再一滴滴落到地上。他还是默不作声,只听着丁枫张牙舞爪地笑说这个特殊造型的烙铁还是为了他而特别挑的。他已经习惯了丁枫的聒噪,也习惯了只听他聒噪而不听他内容。
  突然间丁枫就闭上了嘴,暗室里只剩下方思明略微急促的呼吸声。方思明目不能视,但直觉已经告诉了他来者何人。
  “血腥味太重了。”“属下知错!属下这就清理。”
  说是清理,其实也不过是一桶井水从头浇到脚罢了。也不顾方思明咳呛一桶接一桶地浇下去,等完事之后方思明的体温也已经和那冰水几乎相同。
  原随云的指尖轻轻抚过方思明额头上的新伤,然后夸说那朵海棠很美。
  “悲剧的定义,就是把世间美好的事物摧毁。看来我少不得要做一回制造悲剧的恶人了。”那手指一路向下,挪到了方思明腰上打转。“我不喜欢这种伤疤结痂的触感。摸起来觉得恶心。”话音未落,指尖就抠进了还没好透的伤疤里,连皮带肉地把半好的痂撕开来,还在伤口里顺势搅动。
  这次倒不是方思明憋着不叫,反而是他已经痛到口不能言。他全身都紧绷起来控制不住地颤抖,除了伤口的感觉被放大了一百倍以外其他感官全部停工。
  “他身子绷起来时再继续。其实更有效果。”原随云把手上血污洗去,转身离开了暗室。
  “夜还长着呢,永无尽头。”
  “尤其是对你而言。方思明。”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