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无心柳


→醋味脑洞。随便堆一堆。

1
  林霰之所以当初选择了武当门派进修,对外宣称是说自己就是个道系胚子适合山林修仙闲云野鹤,实则还有一个不为任何人所知的原因。
  林霰初入江湖时,曾意外收获了一本风月本子,讲的还是武当那两个棋逢对手的弟子。
  本子页数不多只是薄薄一本。但写得那倒是相当精彩,开篇对他二人的相貌气度也描摹得神乎其神。
  这勾起了林霰的好奇心。
  针锋相对相爱相杀,真是快哉。
  而册子的主角还活生生地就在武当,实在是叫人心痒毛抓,想去领略一下当事人二位的风采。
  于是乎他溜进武当,直奔邱居新常待的那个地方。
  人总是会主观地去判断一些问题,比如邱居新在哪里蔡居诚就肯定在哪里。结果事实上他们两个平常本来就很少同框。
  少侠藏在那颗总有落花的树上,悄悄窥视着树下舞剑的人。
  剑是好剑,人也是美人。
  真要评说的话,邱居新大概是那种不带一丝其他杂色的,无比纯净的美人。你知他有更注重的事而且大概永远也不会在乎你,但你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去喜欢他。
  这一领略,给林霰领略进了条歪路,并且在这条歪路上一去不复返。
  还沉浸在邱居新眉眼里的他就这么迷迷糊糊进了武当。
  然后参与了之后一系列的事情,亲眼目睹画本主角其二被赶出武当。

2
  “林师弟,这趟去金陵可是要保密的,千万莫要告诉别人。”萧居棠拉着林霰的手,鬼鬼祟祟地出了武当山门。
  林霰只是早上纳穗时随口一提曾经看过些话本,结果小棠的眼睛就开始朝他放光。
  他才恍然大悟,眼前这位小神仙,原来正是那些话本的作者。
  萧居棠这次又要偷跑下山去卖话本,好像还要去些别的地方。但那地方他又从来没去过,内心不免紧张甚至想找个同伙。恰好一早就遇到读者兼师弟忙着纳穗的林霰。

  林霰悄悄把萧居棠托过点香阁的外墙,再自己翻了进去。虽说点香阁林霰不是第一次来,也不是第一次翻墙来了,但带着未及冠的孩子翻墙进来这倒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第一次。
  若是被外人发现,倒还可以解释解释;但若是被门内弟子发现,一传十十传百,被这小神仙的义父给听了去,自己保准要卷铺盖滚出武当。林霰晃晃脑袋,强迫自己暂时不要去想事情暴露的后果,跟着萧居棠熟门熟路的摸到了特别朝里的一间房门。萧居棠示意林霰把门推开,一边喊着蔡居诚一边朝卧榻那边跑去。
  “啧,你这臭小子怎么又来了!”林霰转身关门然后跟着萧居棠进了内间,抬眼就看见急急忙忙披衣起身的蔡居诚。
  好久不见,林霰不由得多看了蔡居诚几眼,却发现他眼角嘴角都有几块淤青,肩膀和胳膊也被布条一圈圈包扎起来。刚才他大概是还躺在床上歇息,头发少见地全部披散下来,发冠就随便扔在枕边。
  蔡居诚把外袍胡乱地披在身上,甚至还弄乱了背后披散的头发,故意拉高了被褥大概是想要遮掩腰上的伤痕。嘴上虽然不停埋汰萧居棠但那双眼睛却下意识地躲闪。
  林霰从未见过蔡居诚如此落魄的一面,大概蔡居诚也从未想过向任何人展露如此狼狈的一面。
  真像折了翅膀的鹤。怪诞的想法自动跳进了林霰的脑子。

  察觉到林霰的视线,蔡居诚恶声恶气地回道:“看什么看,留下来还债很稀奇么!”蔡居诚已经再习惯不过,打着来看他的幌子其实图谋不轨的人数不胜数,时间久了他也学会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就刺猬似地鼓起来保护自己。
  这副恶狠狠的嘴脸一向很有效果,能吓走一大波吃软不吃硬的怂蛋。但若是遇上些狠角色,被揍一顿也无可奈何。
   这人看起来像是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货色,但又说是和被小棠硬拉来的同门师弟。蔡居诚一时间有些犹豫,究竟选择何种对待林霰的态度。
 
  萧居棠再次熟门熟路地把钱袋子悄悄藏在了一边的花瓶里,顺便祝福蔡居诚早点还完债脱身,然后在蔡居诚的骂声中笑嘻嘻地拉着林霰溜出了点香阁。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