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蔡】无心柳


9
  邱居新当晚就被蔡居诚赶出门外。他在门外站了一夜,也听门里放浪了了一夜。
  邱居新很想冲进去把那些客人全部赶走,很想直接把师兄带出点香阁。但他也知道自己就算真的这么做了也带不走蔡居诚。
  蔡居诚生平最恨的大概就是邱居新了,若是被强行救走,不堪其辱咬舌自尽的可能性很大。
  他虽然把自己整个都沉进了温暖糜烂的泥潭,可还是能隐约看到他伸出求救的手。的确有人能做到把他救出来,但这个人不是邱居新。

  林霰正在武当自己的房中。他一边等着云梦的姑娘给手腕上的伤口换药,一边苦着脸喝她给端过来的寡淡的清粥。
  没有想到这么一大早邱居新就来敲响了门。林霰请云梦弟子稍等,然后自己拖着包了一半的布条去门口迎接师兄。
  林霰开门一见面色阴郁的邱居新,心里便知大事不好。
  邱居新跟他一路进了房中,随口问了问他的伤势。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后就在桌边坐下了,不发一言好像是在等云梦弟子包扎好以后出去。房间里的温度好像降到了零点,幸好现在是夏季,房间里的低温和屋外的热度正好抵消一点不亏。
  云梦姑娘瑟瑟发抖地给林霰包扎好,迅速地收拾好药箱打个招呼就溜出了房间。
  目送那姑娘推门出去,邱居新才缓缓开口跟林霰说了蔡居诚的近况。
  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目光也意外地涣散。
  蔡居诚的确是个难以理解的人,邱居新过去几年几乎都习惯了用无视和不争的态度去对待蔡居诚的“无理取闹”。但从昨夜开始,邱居新终于开始思索。
  是不是就是他夺走了蔡居诚的一切,是不是就是因为他所以蔡居诚被甩进泥泞的红尘?是不是就是因为他的缘故,才把蔡居诚逼进了堕落痛苦的深渊?
  想到这里,无比的自责和愧疚充塞了邱居新的心头,噎得他说话都开始反常地磕碰起来。
  林霰终于抬手示意邱居新打住,然后他从床板下面抠了两小坛酒出来,开了封放在邱居新面前。
  “多谢……我不喝酒——”
  “你现在必须喝。”
  林霰的强硬邱居新从未领教过,于是他惊讶而迷惑地顺从。酒很香也很烈,邱居新喝第一口的所有感觉就是辣嗓子。但嗓子的火辣刺激的确使他分了心,刚刚再三思索堆积的痛苦也随之减半。
  “师兄,恕我直言,你真是傻乎乎的,”林霰披起外袍开始把头发束起来盘成武当统一的恨天高,他背对着邱居新继续说道:“凡事都不能直接论断谁对谁错,而且这的确不能算是你的错。治蔡师兄病啊当然要对症下药,你可别病急乱投医。”林霰背起自己一周没用的剑匣,走到门前最后给自己猛灌自己的邱居新留了句话。
  “不要自责。酒就在床板下面,想喝管够。我会去救他的,放心吧师兄。”

  蔡居诚在点香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将近中午。虽然醒了,但浑身腰酸背痛让他放弃了起来洗漱穿衣用餐的念头。
  反正起来了无论做什么都会有不同的男男女女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全天工作不打烊,只有梁妈妈赚得盆满钵满喜笑颜开。
  想到这里房门就配合地被人推开了,那人径直地走到了蔡居诚床前。他立马假装睡着,企图把这个人的时间和金钱都耗干。
  可蔡居诚眯缝着眼睛看见那人跪在床前握住了蔡居诚的手,把他的手放在自己额头上仿佛忏悔。
  然后他抬头替蔡居诚理理睡得一塌糊涂的乱发,嘴唇在蔡居诚的眉心轻轻碰了一下,吓得蔡居诚闭紧了眼睛生怕露馅。之后嘴唇又移到了蔡居诚的嘴唇上方,在离得极近的地方犹豫停留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落下去。
  只是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蔡居诚无比好奇这是个什么人才,进来一通莫名其妙的操作。于是他睁开眼睛,正对上林霰离得很近的双眼。

@性感道长在线撒刀

评论(4)

热度(23)